当前位置:主页 > 西南地区 > 重庆 >

他是开吸污车的掏粪工 不怕脏臭还是技术能手

来源:网络整理时间:2017-05-15 09:55

他是开吸污车的掏粪工 不怕脏臭还是技术能手

杨文刚正在清理分离设备。

他是开吸污车的掏粪工 不怕脏臭还是技术能手

杨文刚正在清理分离后的固体废物。

他是开吸污车的掏粪工 不怕脏臭还是技术能手

杨文刚

  谈起清掏工人,一个脏兮兮、臭烘烘的形象随之浮现在脑海中。作为一名清掏工人,整日围绕化粪池旁,与恶臭打交道,浓烈粪味充斥鼻息。对于大多数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工作,杨文刚一干就是3年。

  2015年,杨文刚曾获得“重庆市最美环卫工人”称号,在今年重庆市第五届劳动模范评选中,他是我区唯一一名被授予重庆市第五届劳动模范荣誉称号的环卫工人。

  清掏街头巷尾化粪池成为日常

  2009年入职从事环卫工作,现如今已是第8个年头。其间,杨文刚先后开过运渣车、洒水车。2014年,区市政园林局购买了重庆市首台采用干湿分离技术的化粪池吸污车辆,杨文刚随之被调遣,任化粪池清掏班组驾驶员、主要操作手,负责城区无主化粪池清掏工作。自此,清晨8点到岗,开始循环清掏街头巷尾的无主化粪池,成了他的日常工作。

  回忆起第一次清掏化粪池情景,杨文刚依旧历历在目。主料池的钢筋水泥盖刚拉开一条缝儿,令人作呕的浓浓粪臭就四散开来,熏得头晕脑涨。不等自己反应,随即得与其他清掏工人拼接好吸粪主管,插进化粪池,抽起池中脏物,经吸污车排除大渣、干湿分离等处理。然而刚开始操作这个“新家伙”,杨文刚对分离滚筒了解不够,在脏物未彻底分离的情况之下,开启了分离滚筒,瞬间被飞溅出的脏物喷了一身,眉眼间尽是粪便。

  “起初,身上味儿倒是挺足,现在,反而鼻子习惯得很。”杨文刚戏谑,因长时间与化粪池打交道,身上免不了沾满粪臭味,好多次为避免臭味熏着旁人,原本打算乘坐公交车回家,最终选择了独自走路回去。

  清掏过程中遇堵全凭伸手去掏

  “虽说现在清掏工作全程采用机械化操作,但仍常有化粪池污物堵塞吸粪主管,目前没有其他有效方式能够解决,只能人工清理,伸手把堵塞污物一点一点掏出来。”杨文刚一边说一边拧开吸粪主管锁扣向记者介绍,时常遇见住户将袜子、刷子、内裤等扔进下水道,或是餐馆将筷子、抹布、菜渣等倒进下水道,每每清掏化粪池时,这些东西非常容易造成吸粪主管堵塞,往往需花大量时间人工清理,甚至不得不伸手在大便里“作业”。

  一般来说,化粪池容积仅有五六十立方米,杨文刚表示,一次彻底的清掏工作需要耗费他们一整个班6个人工作近一天才能完成。除了定期清掏,当污水管网及化粪池气体安全监控预警系统监测到化粪池内的沼气、甲烷、硫化铵超标时,清掏工人需迅速赶到现场排除险情。

  杨文刚透露,早年城区化粪池采取人工清掏办法,除了存在安全隐患之外,污物清掏并不彻底。加之城区部分单体楼、老旧小区等化粪池无人管理,没人清掏,化粪池长期不能得到有效清理,导致污物过多。例如,头发、毛巾、塑料布和粪便、油垢、泥沙相互粘连,形成固体,越积越厚,愈发难以清掏。

  故而,化粪池吸污车现身城区的初期,杨文刚与化粪池清掏班组成员奔波城区大街小巷,上下班几乎没有定点,加班加点清掏是常事。

  自费购买零件改进化粪池吸污车

  对于首台采用干湿分离技术化粪池吸污车,杨文刚现在是了如指掌,不少人称他为“维修能手”。

  在化粪池吸污车使用过程中,杨文刚察觉,在遇到化粪池干燥的情况下,吸污车抽起脏物后进行干湿分离的效果并不理想。为改进这一不足,工作之余,杨文刚常常翻看图纸,利用上班时间,一边操作一边研究。操作吸污车几个月后,杨文刚掌握了吸污车的技术原理。自己掏钱购买各种零件改装机械设备搞起了小发明。

  经苦心钻研,杨文刚成功的把吸污车的吸污泵等机械设备进行了重新改装,利用循环净化技术,不仅可以达到干湿分离的理想效果,还大大节约了单次吸污作业中水和净化药物的成本,每年节约成本支出达3万余元。

  “就化粪池吸污车而言,仍有一些地方存在不足。目前,考虑打算将吸污车的分离滚筒进行改装升级。”杨文刚透露,同样是以增吸污泵的形式进行重新改装,使之分离效果更佳。现阶段,改装计划还未正式实施,之后会逐步进行多次测试,争取尽早见到成效。

标签:

评论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7-2018 华文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华文资讯网